陈丹青评莫言:他得诺贝尔文学奖,只是运气好,他欠莫言一个道歉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陈丹青评莫言:他得诺贝尔文学奖,只是运气好,他欠莫言一个道歉

你的位置:亚投彩票 > 新闻资讯 >

陈丹青评莫言:他得诺贝尔文学奖,只是运气好,他欠莫言一个道歉

发布日期:2022-09-11 11:01    点击次数:107

莫言是我最爱的作家。

他对中国文学的贡献在于告诉大家作家是人。

莫言是汉语写作群体辉煌星辰中最明亮的一颗,是一个深通艺术辩证法的文化魔术师,是一个将汉语的文学魔力发挥到更高境界的语言魔术师。莫言在汉语文学面临艰难境地的关键时刻,以自己的探索和成就,向世界、也向汉语文学自身,证明了汉语文学的发展前景和远大前程。

就在近日,不知道因为什么,网上掀起了一股关于著名作家莫言作品的大讨论!

因为我们都知道,莫言是中国目前唯一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2012年的那一次亮相,看着站在诺贝尔奖领奖台上的莫言,让很多国人心潮澎湃,无比骄傲。

画家陈丹青:莫言的作品我没有看过,但我知道他能获奖与作品无关!

陈丹青却直言说他虽没有看过莫言的东西,但是认为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和他的作品没有关系,这句话一说出来立刻就引发了大家的热议。

陈丹青是当代社会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一位作家和文艺评论者。

陈丹青,1953年8月11日出生,祖籍广东台山市三合镇良村,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

1970年——1978年辗转赣南、苏北农村插队落户,其间自习绘画,是当时颇有名气的“知青画家”。

曾以《西藏组画》轰动中外艺术界,成为颠覆教化模式,并向欧洲溯源的发轫,被公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陈丹青无论画风与文风,都具有一种优雅而朴素,睿智而率真的气质,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2000年,陈丹青从美国纽约回国,随即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聘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美院当时成立四个纯艺术教学研究室,分别为“吴冠中研究室”“张仃研究室”“袁运甫研究室”以及“陈丹青研究室”。

2004年10月,陈丹青从清华大学辞职。

2006年,陈丹青荣获中国首届“时代艺术家大奖”。

陈丹青:

我真正的身份就是知青,我真正的文化程度就是高小毕业,中学都没上过。受过小学教育而能做成一些事情的人,太多了;受了大学教育而一事无成的人,也太多了。 “学历”与“成就”应该是正比的,不是这样的。

对于莫言和陈丹青这两位大人物,我们平头老百姓当然是不敢作评价的。

我只是在《读者》杂志上阅读过陈的不少文章,知道他是知青、画家具有艺术天分,浓厚的书生意气氛围和“作家”,而莫言呢?我认为他是从最底层的环境中走出,经历过摸爬打滚、生活的坎坷才成就了今天一部部优秀的作品都展现在世人的面前,两位都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当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轰动了整个世界。

毕竟华文世界的作家,第一次获得这个奖,要知道诺贝尔奖成立这一百多年来,始终是与华文世界的作家无缘,莫言能够在百年之后圆梦,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值得我们每个人骄傲。

当代作家中莫言绝对属于一流,尽管他的作品模仿马尔克斯的风格,但是在写作中还是有所突破,重点描写了大时代背景里的小人物,通过这些人的生存,所折射出来的是人性的丑陋,还有对于人生的感悟。对于一位小说家而言,可以写得如此深刻,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陈丹青他曾经在节目中毫不避讳地直言对余秋雨进行批评。

说余秋雨愚蠢在于根本不懂媒体,甚至还公开表示十分悲哀现代画家的作品,认为根本没有艺术价值,都是用的老艺术家剩下的东西。

诸如此类的狂妄评论比比皆是,其中最著名的就要说他对莫言的评论了。

陈丹青评价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只是运气好,小说写得不怎么样!

诺贝尔文学奖,是在全世界都极负盛名的奖项。

要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认可不单单是要得到诺贝尔委员会的认可,还需要业内人士的专业评论和许多文学大家的商议探讨,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只因为某种关系颁布给别人,这也无法服众。

况且在没有读过别人的作品就对别人妄加评论本就是不君子的一种做法,就像你没有体会过别人的痛苦怎么能说别人不痛苦一样,做人还是不能太以自我为中心。

陈丹青经常会有这样的评论,但是这次是真的十分缺乏情商的做法,谁都知道实践出真知。

如果你读过别人的作品站在自己的角度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对的,但是这样空口无凭的评论让很多人都十分气愤。

陈丹青的话中有话。

和莫言出自同一个时代的陈丹青有着不同的经历,莫言从小吃惯劳苦,见惯了贫穷与灾害,写一些现实的作品对他来说是他的必经之路。

而陈丹青的专业却是油画,在年少时期他的作品价值就已已远远超过一些欧美作家,虽然在这之后,他无法再超越原有的巅峰,就和像余华一样,《活着》之后没有哪本书比《活着》更为深刻。两人生长环境的差异,就注定他们对于作品的理解有着不同。

莫言的获奖是他的努力过后的结果,这是一种荣耀,我读过了好几部莫言的小说,认为他是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至少在当下,还真没有几个作家能够与莫言比肩,所以不应该去酸,更多的还是要给予掌声,毕竟诺贝尔文学奖所代表了世界上最高的一个奖项,这是对于一位作家最好的奖掖,莫言有运气的成分,但是作品和人品更重要。

莫言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给出了超越现实的方法论。

只要读者在其中获得了力量,这部作品就是成功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实至名归!

很多人都认为陈丹青欠莫言一个道歉。

陈丹青因《西藏组画》闻名遐迩,但在这之后好像再没有能超越过去的作品出现。

他经常说一些“语出惊人”的话,但这次的评价,未免有些牵强。

如果没有读过莫言的书,就说莫言获奖与作品无关,未免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毕竟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是人人可得的,不然近百年来,也才一共出了108位文学得主。

随着社会的进步,时间的沉淀,好的作品就会像金子一样,总有一天会熠熠生辉,至于人们的各种争议与谩骂,也都会随着时间的消散而消散,毕竟没有谁的作品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前主席埃斯普马克曾说:“我相信莫言得奖后依然会写出伟大的作品,他真的有一种力量,没有人会阻止他。”

作家,就是承担着这样使命的一份职业。

他们能以敏感于常人的洞察力,将世间悲欢万象全盘托出,进而通过对其抽丝剥茧地分析,得出某个接近于真理或者就是真理本身的结论。

读者读后,或找到了人生新的方向,或走出了自身当下的迷局。

莫言,谢谢您,成为人间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