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沧海: 从跋扈贵女到贤惠新妇, 王姈到底经历了什么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月升沧海: 从跋扈贵女到贤惠新妇, 王姈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的位置:亚投彩票 > 人才招聘 >

月升沧海: 从跋扈贵女到贤惠新妇, 王姈到底经历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2-08-05 11:55    点击次数:102

王姈一出场就是嚣张跋扈的,父亲是车骑将军王淳,母亲是文修君,连皇后都是自家亲戚。王姈是真的有嚣张的资本的。

她喜欢凌不疑,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喜欢。王姈为人虽然嚣张跋扈,但是属实没啥脑子。每次都被程少商治得死死地。

在万家的时候,直接被程少商设计跌落水中。在长秋宫,她本来想展示皇后对自己的宠爱,以此来笑话程少商。结果被怼得哑口无言。

少商继续道,“陛下厉行节俭,皇后内寝的摆设我也是见过的,什么剔红镂金,什么鲛绡锦缎,你说什么大话呢!信口开河,也不怕闪了舌头,信不信我这就将这话告诉皇后去?”

“好。就当你这话是真的。可你年幼之时,陛下经略天下正在要紧关头。所以你的意思是,皇后娘娘无视内库艰难只紧着自己奢靡快活?”少商放松的靠在扶架上,老神在在。

王姈这样的,就像是小学生莫名其妙的炫富,根本不考虑逻辑性。

但是她也只有前半生可以嚣张,因为母亲文修君的缘故。她后来嫁到了荆州,父兄也在荆州流放,母亲文修君被一杯毒酒赐死了。王家的家产被充公了三成。

文修君一直做着弟弟可以起义,登上那个位置。她可以有个靠山的美梦。毕竟当初逐鹿天下,自己的父亲差一点就可以登上那个位置。那时候父亲的兵力人马远胜于如今的陛下。

文修君是个拎不清的,她当初在家的时候弟弟也不大看得起她。她们夫妻俩在乾安王府也不过是个透明人,原著中说连府中的小婢都不大看得起王淳。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王淳,可不是如今只知道花天酒地,连笔都拿不起来的废物点心。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王淳因为不受待见,所以当初给如今的皇帝偷偷报信,所以陛下上位后,文修君不仅免于被清算,还登上了高位。

乾安王也不会料到当初一个不受宠的姐姐,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她一直被弟弟看不起,所以当弟弟写信向她求救的时候,她实在太过于兴奋了,恨不得把王家都搬给乾安王。

小编觉得王淳后来只知道花天酒地,也是为了躲文修君。毕竟如果他是一个能耐人,文修君能干的事情更多,闯下的祸更大。

而不是在她赞助乾安王搞事失败后,没有人怀疑王淳参于其中。

就算阶下囚亲自举报了王淳,王姈也敢对着程少商发誓,自己的父亲肯定不会参于其中。

王姈的命是真的有点苦,父亲王淳是没有参于其中,但是母亲文修君却参于了。老父亲刚平安,结果老母亲被坐实了。

王姈这辈子最不幸的就是碰上扶弟魔作为母亲,文修君一直觉得乾安王府才是她的根基。完全不顾虑自己亲生儿女的死活。

君姑也是扶弟魔,但是她帮扶弟弟的前提是不能损害自己儿子的利益。当她看到儿子满身的伤疤,她会幡然醒悟。

而文修君就算遭到背弃,也不后悔。

原著中王姈最终嫁到了荆州,父兄也在荆州流放。她也要开始照拂父兄,不过她的兄弟没什么野心。最终王姈还有了贤惠的名声。因为她在妯娌中是打丈夫下手最轻的。不得不说,荆州的民风实在是太彪悍了。